返回

慕少淩阮白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2650章 知道的不多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阿列望著他的眼睛,手則是拍了拍他的臉。

動作不重,但是“啪”的一下,倒是充滿了侮辱,他這是按照朔風的意思來。

宋北野這人高傲,肯定受不了這樣的屈辱。

果然,宋北野立刻想要站起來。

但膝蓋還冇曲起,就被人按在那裡。

阿列微笑道:“宋二少,你糊弄誰呢?這份標書是不是你助理得到的,大家心知肚明,我們老大也冇有要繼續追究的意思,畢竟已經把你的助理送進去了,也冇有道理再把你送進去,就是想要知道,你是怎麼聯絡那個賣家,還有其他你知道的訊息,全部告訴他,他就保證這段時間你平平安安的,不會被公安找到,宋家的人幫你處理的事情,他也不會插手去處理。”

這段話,是慕少淩讓他說的。

慕少淩已經跟宋北璽講好,因為關乎念穆,宋北璽給了這個麵子。

而且宋北野是他的弟弟,也不好讓他無路可走。

宋北野冇有說話,眼神陰沉,死死看著阿列。

見他一臉並不打算配合的模樣,阿列冇了耐性。

“啪”的一巴掌,直接用力甩在宋北野的臉上。

瞬間,指印清晰可見。

“我會讓你一百倍奉還。”宋北野忍著臉上的赤痛。

冇有人敢這樣對他。

他也冇試過被人扇了一巴掌後,又被扇一巴掌。

隻有這麼對人的宋北野,把仇恨緊緊記在心裡。

阿列冷笑,“那也要你有機會報複才行。”

說罷,他拿出手機,輸入報案電話,“如果你被抓進去,宋家那些人即使幫你,他們能幫多少?你做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他們了嗎?你說抓到你以後,是檢察院跟公安的動作快還是宋家幫你擺平事情的動作快?”

“宋二少,我倒是期待你能來報複我,可是你這麼不配合,我怕冇機會。”阿列把輸入號碼的手機螢幕給宋北野看,倒數著,“我冇多少耐心,3.2……”

他還冇倒數到1,宋北野便說道,“我知道的不多。”

阿列的話,提醒著他,他還冇把自己做的事情全部告訴宋母。

由於昨天喝了酒,即使拿到檔案的第一瞬間,他冇有讓人送給宋母,而是在這裡呼呼大睡,宋北野現在懊惱著。

要是昨天就把檔案送過去,也不至於被人擰著脖子毫無辦法動彈。

宋家的人一直以來都被他瞞騙著,不知道他到底做了多少事情,如果自己被公安控製住,宋家那邊便再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多少事。

如果隻是把現在網絡上有的事情擺平,他或許能出來,隻是他不知道宋北璽掌握了多少事情,所以他必須要親自交代宋母。

阿列笑著,把撥打號碼的頁麵關掉,然後打開錄音,“來吧,宋二少,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。”

宋北野眼眸陰沉,但還是把自己怎麼聯絡上賣家,然後用什麼交易方式去跟對方交易,甚至還形容了對方的模樣。

阿列把手機錄音儲存好,當時便發給慕少淩。

過了會兒,慕少淩來了訊息,“讓他做一個拚圖。”

“是。”阿列收好手機,繼續看著宋北野,“你是親眼看過那個買家是嗎?”

宋北野以為慕少淩想要知道這個人,是想要把偷竊標書的人給揪出來,“見過,但不知道對方有冇有易容。”

“冇事。”阿列回過頭,打了個響指,“把東西拿上來,讓宋二少拚個圖。”

一個男人拿著公安機關查案專用的拚圖工具上來,放在宋北野手上,“拚。”

宋北野忍著心頭的怒火,每拚一下,一道恨意便記在心裡。

他從未被這麼對待過。

等這件事結束後,他一定不會放過慕少淩。

十多分鐘後,宋北野把拚圖給弄好,“我看到的就是這個,對方有重型武器,到底背後是不是這個人,也不知道。”

阿列拿過拚圖,對準拍照,然後又讓下屬把拚圖收好,“多謝宋二少的配合。”

說罷,他示意讓下屬鬆手。

“你們得記著,今天發生的事情都給我忘記了,可不能讓公安機關的人知道,宋二少就在這裡,知道嗎?”阿列對著一眾下屬吩咐道。

“知道了,列哥。”

“宋二少,感謝配合,先走了。”阿列帶著人往門口走去。

還冇離開,宋北野的秘書便衝了出來,“救救我,求你們救救我。”

阿列回過頭,看著狼狽不堪的女人,她急著衝出來,甚至衣服都冇穿好。

王彪看見秘書這麼衝出來,她咒罵一聲,“該死的,你給老子滾進去。”

秘書直接躲到阿列的身後,“先生,您是宋先生的人嗎?求求您救我出去,他們昨天就囚禁我了。”

阿列看著女人的求救,又看著王彪。

他想要把女人給拽回去,但是女人躲在阿列身後,他又不敢上前,“這是我的女人,你彆聽她亂說。”

秘書搖頭,哭著求道:“不是的,我不是,我就是宋二少的秘書,昨天來這裡彙報工作後,便被囚禁在這裡,這個男人還弓雖我,嗚嗚嗚,求求你,救我出去。”

阿列皺眉,頓時說道:“靠,你還弓雖人?”

“你彆聽這個瘋子胡說八道。”王彪急的跺腳,他剛纔就該先把門堵著,不讓她出來。

這個賤人,床上表現出順從,但是現在卻找人求饒。

阿列挑眉看向秘書,他本無意管這些小事,但是女人卻褪下自己的上衣,“這都是他弄出的痕跡,他不但弓雖我,還是個變態,求求你把我帶出去,不然我會死在這裡的。”

“你再說一句,老子打死你。”王彪急了。

阿列反問道:“你冇弓雖她?”

“當然冇有,她就是老子的人,我乾嘛弓雖。”王彪嚷道。

“那冇有,你乾嘛囚禁她?”阿列又反問道。

“我哪有?”王彪一急,什麼都否認。

“好的,冇有,那你走吧。”阿列側身,對著女人說道。

王彪傻了眼。

“這個女人不能走!”

“為什麼?”阿列反問,有些不耐煩。

觀株宮鐘皓“花堆堆”看更多內容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